梦想天堂云南:寻找消失的地平线
作者: 日期:2010-09-02

  我在晨曦日暮中走过了丽江古城的一街又一巷,触摸那早已斑驳却依然鲜活的院墙,领略了或温婉或浑厚的古老之美,看时光在这里停下脚步又转身。旖旎的大自然用那神奇的手,将我拉进了另一段时光隧道,开始了迷人的天堂之旅。

  线路:丽江——长江第一湾—小中甸—松赞林寺—普达措国家公园—石卡雪山—拉市海—丽江黑龙潭公园

  神来之笔的大拐弯

  前往香格里拉的路上,必须经过闻名遐迩的长江第一湾。它位于云南省西北部的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南部沙松碧村与丽江市石鼓镇之间,万里长江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奔腾而下,巴塘县城境内进入云南,与澜沧江、怒江一起在横断山脉的高山深谷中穿行形成了“三江并流”的壮丽景观。到了香格里拉县的沙松碧村,突然来了个100多度的急转弯,转向东北,形成了罕见的“V”字形大弯,“江流到此成逆转,奔入中原壮大观”,人们称这天下奇观为“长江第一湾”。

  登上观望第一湾的山坡上,正好是光线最佳的时间。高原上奔跑的云朵,在江面上留下最美的身影。有如神来之笔的大拐弯上,不时有船只飘过,行走在光与影之间,泛起金色的光芒。江面上流光溢彩的滩涂,好似艺术家笔下的沙画,随意、流畅。那格叠错落的田野上,涂画着不同的色彩,斑斓而有致。造物主用这个神奇的转弯,成就了中华大地上最伟大的河流-长江。

  “世外桃源”的大门

  车子沿着山路一直前行,渐渐驶入了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小中甸。此时,视线逐渐变得开阔,成群的牛羊开始爬满山坡。如果说“香格里拉”是人们向往的世外桃源,那么小中甸就应该是这个“世外桃源”的大门。这里,有青青的草地,烂漫的野花,潺潺的溪水,绿如碧玉的海子。置身其中,不仅可以让久居喧闹城市的人暂离尘世的羁绊,也可以让浮燥疲惫的身心能够静静的徜徉在这牧歌田园中。

  我走进牧场,看到漫步其中的牦牛从身边从容经过,那熟视无睹的眼神,好像早已熟悉了陌生人的到访。盛开的杜鹃花一簇簇的排列着,正无私的吐露着芬芳。长长的栅栏延伸到天际,直通向那梦想中温暖的家。

  过了小中甸,就到了期盼已久的香格里拉。“太阳最早照耀的地方,是东方的建塘;人间最殊胜的地方,是奶子河畔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的美超乎想象:梅里雪山十三峰连绵不绝,纵贯全境。壮观的冰川从雪山上倾泻而下,摄人心魄。雪山环绕之间,大大小小的草甸和坝子星罗棋布。还有无数美丽静谧的海子,宛如女神手里的宝镜打碎四散在这片土地上。湛蓝的天空下,飞扬的五彩经幡妆点着神圣的寺院。纯朴虔诚的人民世代在这里生息劳作,这是他们最美丽的家园。一切都如同人们梦想中的自由王国——香格里拉。
  涤荡灵魂的松赞林寺

  噶丹·松赞林寺,只是我整个云南之行的短短一站,但其所留给我的震撼,不可谓不久远。如果说,丽江古镇的小桥流水、石道老宅,带给我的是江南小资般的静逸;如果说,香格里拉的天高云阔、草场牛羊,给予我的是人间仙境里的赞叹;那么,松赞林寺的香火缭绕、僧侣穿行,则深深的洗礼了,涤荡着我的灵魂。

  噶丹·松赞林寺又称归化寺,位于香格里拉以北5公里的佛屏山下,是公元1679年五世达赖和清康熙皇帝敕建“十三林”之一。它不仅是云南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群落,还是川滇一带的黄教中心,被誉为“小布达拉宫”。该寺依山而建,外形犹如一座古堡,集藏族造型艺术之大成,有“藏族艺术博物馆”之称。寺名为五世达赖剌嘛所赐。“噶丹”表示传承黄教祖师宗喀巴首建立之噶丹寺;“松赞”即指天界三神帝释、猛利和娄宿的游戏场所;“林”即“寺”。整个寺名可理解为:“一切显密非一次修成,为使无垢之法源尖不断地惠及众生,使之圆满,特建此寺。”

  寺院建筑可以说荟萃了藏族宗教文化的精华,建筑金碧辉煌,造型丰富多彩的镀金铜瓦,殿宇宝角兽吻飞檐,扎仓大殿宽敞恢宏殿,殿中供奉的诸多佛像:昆塔高大神圣,两侧西厢的壁画雕饰精美琳琅,这里显现着佛法的深固,这里诠释着佛经的丰富内涵,这里是响彻着佛普渡众生的布道,这里是佛光充溢的殿堂。

  此时的松赞林寺的主体大殿尚未完全建完,两旁休整好的侧殿却已金碧辉煌、流光溢彩。沿着台阶一路向上,那空中穿梭不停的云朵变得越发触手可及,遥遥的圣殿渐渐从我的眼前走入心底。不时有僧侣擦肩而过,高原充足的光线,赋予了他们健康黝黑的肤色。他们虽步履匆匆,却有着善意的笑容。不经意之间,转到了僧舍,两个八九岁光景的孩子,与我侃侃而谈,却忽然撇下我,飞奔到台阶下搀扶年近九十的老人。那些表情虽依然稚嫩,却懂事的孩子;那些虽年事已高,却依然虔心诵佛的老者;那些正值青春飞扬,却沉浸佛法世界的少年……与世无争的祥和,其乐融融的温暖,都融化进人们纯净的眼神,绽放在孩子们幸福的笑容里。我不知道那些僧者是否会对年复一年的生活而心生疲惫,面对绵密无休的烟雨而感到厌烦与浮躁。细细想来,这又是多么的寻常,他们原本就不是飘然淡远的仙者,只是凡尘中的出世者,有着比世人稍微平静的心。可这颗心经不过岁月的磋磨,经不过时光的荏苒,它也会生锈,也会在不经意的日子里邂逅平凡的感动,邂逅一些浮华的色彩。

  这是一座心灵的圣殿,同布达拉宫的高大巍峨比起来,她更平和、更朴素、更亲切,极目远眺,你会发现,自己的灵魂是如此的真实。无论是那纯真的烂漫,还是那皱纹的沧桑,都在这佛法的世界里,阐释着属于自己的永恒。人的躯体,只有短暂的存在,心灵的相依,却是亘古永存。飞离了肉体的灵魂,终将落于何方?而凡尘俗世的苦苦追寻,又是怎样曲终人散的苍凉?

  面对巍峨的殿堂和曲径的小路,我真想怀揣落寂的思绪,独自在惆怅黯然地行走。我希望,这是一条无尽的古道,我并没有一颗出世的心,并不想皈依山水禅境,远离烟火红尘,只是想踩着这青青的石板路,沿着落花的幽径,寻觅一个清净无尘的地方。那儿必须有深掩的朱红色的门,有虚掩的窗棂,有青苔的石阶,有幽淡的檀香,倘若还有缥缈的诵经声会更好……那将会是一种极其宁静的境界,所有的意念都会变得空灵。很多时候,我都是在梦境中徜徉,想象着庙堂里清净的梵音,氤氲的香雾,随着月光流进我的心里。

  世间的因果轮回,任谁也无法真正地挣脱。你看,刚才还在墙头栖息的鸟儿,这时也起飞了,这里,是飞鸟暂时的栖息,它们最终都要带着轻松的心展翅飞翔。生命,究竟于我们,意味着什么?或许唯有当躯体与灵魂分离的那一霎那,或许唯有灵魂牵住最想握紧的那只手,生命才会告诉我们这一世,到底想要什么,而我们又曾得到了什么。

  一切,缘起缘灭,纠缠枉然,能否如大殿上这披着猩红袈裟的僧侣们,超脱释然?那粗茶淡饭之中,更有不易察觉的幸福。

  人生如划过水面的浮萍,穷尽一生为心灵寻找一个归宿。大千世界里,繁华都市中,漂泊的心,有几人得偿所愿?但当我伫立在圣殿之下,沐浴在日光之中,灵魂找到了皈依。一如这随风飞扬的经幡,一遍一遍诵读着佛法的光芒。

  噶丹·松赞林寺,用那最简单的线条、最会心的笑容,讲述了一个心灵圣殿的故事。那是一段有关过去的辉煌和未来的遐想,更有着今天的憧憬的传奇。我在这里,捧起了自己的灵魂,见到了最纯真的愿望,那是吟唱在我心底的旋律,更是一首谱满幸福的赞歌!

  魔界的奇幻世界

  因为梅里雪山那边正在修路,所以此行的重点是游览由碧塔海与属都湖组成的普达措国家公园。“普达措”为梵文音译,意为“舟湖”,是“碧塔海”的藏语原名。其内有明镜般的高山湖泊、水美草丰的牧场、百花盛开的湿地、飞禽走兽时常出没的原始森林。

  从景区门口乘坐环保车,首先来到属都湖。属都湖位于中甸县城东北方,距县城35公里。海拔3705米,积水面积15平方公里。属都岗湖四面环山,年平均气温35℃,降雨里580毫米,雨季多在6至10月份。今年来普达措公园的游人很少,一台环保车上,不到10个人,只有我自己选择下车走环湖栈道,其他人都直接到观景台了。这一段2公里多的路程,有如贝多芬笔下的田园交响曲,清丽自然、壮怀激荡。放眼望去,高山掩映于碧水之中,牛羊如珠贝般点缀其间,不知名的野花竞相开放,鸟儿们在我身边欢唱。一个人,沉浸在蓝天白云之下,高高悬挂的太阳让影子陪伴着我,遥遥的雪山不时的向我绽放笑脸。这一池迷人的湖水,醉倒了参天的大树,那刚与柔的对话,光与影的诉说,仿佛将我置身于魔界的奇幻世界。

  到了乘降站,环保车又载着我来到了碧塔海。碧塔海位于中甸县城东25公里的高山峻岭中,四周群山环抱,林木苍翠,雪峰连绵。湖中有岛,生长着云杉、高山松、高山栎、白桦、柳等。湖四周生长着浓密的杜鹃花林,每年杜鹃花开的季节,花瓣落入湖水,被鱼误食,不时一条条被醉倒,白色鱼肚皮飘浮在杜鹃花之中,随波荡漾,形成“杜鹃醉鱼”的奇观。碧塔海素被称为高原明珠,其最引人的就是这塔状的小山和这一湖清明宁静的水。它们被赋予了一种神话意味,相传天女梳妆时不小心失落的镜子破碎形成了许多高原湖泊,碧塔海就是其中的一块镶有绿宝石的最美的镜片。还有传说这里是格萨尔王传中所提及的“毒湖”。姜岭大战至碧塔海,因冰天雪地,湖光朦胧,岭国的骑士们迫敌误入湖中而被淹没,转败为胜的姜国认为这是碧塔山神护佑的结果,便在小山上建造了庙宇。又有人说这岛是明代纳西族木天王的避暑地,还有人说这是寻宝者建造的庙……

  藏语“碧塔”是株树成毡的地方。这一段的栈道有4公里多,两岸看不尽的美景会让你不知疲倦。在晴朗的日子里观赏春天的碧塔海,别有情致。湖畔四周,苍松古栎,遮天蔽日,碧塔海被黛色的群山环抱,像一颗镶嵌在群山中的绿宝石。湖水清澈明亮,在太阳缕缕金辉照耀下,闪闪熠熠,奇秀悦目。高山临湖,山光水色融为一体,真可谓“半湖青山半湖水”。湖周围杜鹃花绚丽灿烂,湖畔鸟语花香,游鱼游曳于浅滩岸边。从杜鹃花海中向外望去,在广阔的草甸上,成群的牛羊悠然徜徉于鲜花点缀的草甸上。湖光与草原由此相映成趣,令人如痴如醉。

  湖边的小船,满载着希望,正在等待启航,只为了那心目中的幸福指引着航向。林间的鸟儿,在枝头上飞舞,一路在前方牵引着我,抖动着自己如蓝宝石般闪亮的羽毛,阳光下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树上欢跳的小松鼠,活泼可爱,落落大方的享受着游人带给它们的食物,啃着奶香十足的棒棒糖,品着甜美可口的饮料,大餐完毕,摆弄着手里的酒杯,还颇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感觉,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那一缕一缕的潺潺小溪,清透蜿蜒,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湖中。想起了荀子写下名句:“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正是有了这无数的雪山溪流,才有了眼前这碧波荡漾的海子。

  离开普达措时,情不自禁的回望这片阳光圣洁的世外桃源,贪婪的呼吸这里清新的空气。回到独克宗古城的路上,天空突然被撕开了一个裂缝,阳光穿透乌云,将点点金黄散落在石卡雪山上,那摄人的光芒,让我驻足在公路旁的一个山头上许久。此情此景,我已哑然,只是痴痴的,痴痴的,凝望着这绝世的幻景。心中涌起的,是对几百公里外梅里、哈巴、白马……那数不尽的绵绵雪山无限的期待和神往,早已忘却了阳光灼伤皮肤的刺痛和雨点打在脸上的湿润。

  触摸蓝月山谷

  转过天的早晨,我决定去触摸石卡雪山上皑皑的白雪。石卡雪山,现在更习惯被人称为“蓝月山谷”,其北与纳帕海自然保护区相接,南与“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千湖山景区毗邻,东与噶丹·松赞林寺和独克宗古城遥遥相望,西面是神秘峡谷与奔腾不息的金沙江,占地面积约65平方公里。景区最高点石卡山主峰海拔4449.5米,最低点纳帕草甸海拔3270米,相对高差1179米,几乎包容了滇西北“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亚高山带和高山带所有自然垂直带立体生态景观资源。人们把这里的景色归纳为这样一句话:“春看绿草夏看花,秋观秋色冬观雪”。

  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雪山被一团雾气笼罩着。坐上了目前亚洲最大的脉动式索道,一路向上,草甸、藏房、炊烟、牛羊、牧童,在脚下掠过。有道是高原之春,姗姗来迟。天空不知从何时开始,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轿箱的玻璃上,化成眼泪,慢慢落下。那杜鹃花儿却无惧寒冷,傲然盛开在这一片厚厚的洁白之中。人世间是否所有美丽的绽放,都要经历无数的磨难,而是否所有的美丽,都盛开在那艰苦之上?悬崖峭壁上,傲然挺立着笔直的大树,上面挂满了松萝,这种寄生植物,只有在海拔3000~4000米,环境优良的地方才能生长,是一种环境监测剂。在这里,它有着一个很好记的名字-“树胡子”,而我更喜欢一个相对小众的称呼-“树的哈达”。

  这一次,石卡雪山没有展露她俊美的容颜,在山上等待的半个多小时里,狂风卷着大雪,不停的敲打着房檐,屋外寒气逼人,天空中却毫无放亮之意。想必大雪一时半会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无奈的结束了这次高山之旅。到了山脚下的时候,真是雨下的大的时候,纳帕海也藏起了自己的身影,只好一路赶回丽江。香格里拉渐行渐远,天空也开始放晴。
  新的荒坝 高原美玉

  看着还有大把的时间,就在丽江附近的拉市海好好转了转。这个在古纳西语意为“新的荒坝”的地方,位于丽江县城西面8公里处的拉市坝中部,是云南省第一个以“湿地”命名的自然保护区。80年代以来由于兴修水利的原因,拉市海由季节湖变成了保持一定水位的高原湖泊,如镜的湖面倒映着玉龙雪山,越冬水鸟安然栖息,或翱翔于蓝天白云之间,构成高原湿地特有的气息。

  环湖的栈道边,有很多的指示牌,图文并茂的描述着这里越冬迁徙的鸟类。各民族的特色建筑,欲遮还羞的隐藏在一片翠绿之中。湖面不时有鸟儿掠过,泛起阵阵涟漪。婀娜多姿的树,对着湖面梳妆,那从躯体游离出的灵魂,混同一湖碧波,厮磨缠绵着。空中轻快游弋的云朵,捕捉着湖面的美景,留恋于芦苇和青山之间,在小船中画下自己的剪影。

  遥遥的,玉龙雪山微微显露了真容,将那延绵的群山,翠绿的地毯,散步的马群,快乐的孩童,都收纳进这星星点点的湖面之上。天与地、山与水,交相辉映、跳动祥和。

  临行前的上午,去了一趟玉泉公园。它位于丽江城北象山脚下,俗称黑龙潭。泉水清澈,玉龙雪峰和象山倒影其间,景色十分迷人。周围翠柳垂帘、芳草如席,古木葱郁,楼阁亭台掩映在绿树红花之中,被誉为滇西北高原上的一块美玉。

  丽江-香格里拉-丽江,这一程又一程,我的心始终畅游在天堂的画卷里。没有尘世的喧嚣,没有世俗的烦恼,那甜蜜入心的幸福,如影相随的感动,无时无刻不陪伴着我。

新闻热线:(0871)3126725、3177954 Email:ynkjb2006@126.com
广告部:3125648 办公室:3125638(订报电话、传真)
地址:昆明市北京路559号附2号 邮编:650051 国内统一刊号:CN53-0028 邮发代号:63-26 零售价:每份6角
云南科技报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