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歌声声入梦来
作者:杨 坤 日期:2010-12-14

  看到这个题目,或许,你顿时会生出这样的疑问:牛歌是什么?是唱给牛听的歌么?唱歌给牛听,那和对牛弹琴有什么两样?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但我要告诉你,这牛歌,确实就是唱给牛听的歌。在滇西南地区,在景东无量山西部的广大村庄,这是普遍存在、比较流行的一种民间歌谣。
  关于牛歌,景东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曾做过清代同治皇帝老师的刘琨,晚年在长沙居住、养老,几个亲人从景东出发,长途跋涉,前去看望他。然而,当他们敲开刘琨家的大门时,家丁见他们一副乡下人的模样,就把大门紧紧地关上了,任凭他们如何敲门,怎样呼唤,大院内就是没有半点动静。于是,他们急中生智,扯开嗓门,对着宅院深处高声歌唱:“唉——大黄牯子细窄角,你慢慢走来,慢慢拖,耕田种地来全靠你……”歌声未落,便听见里面传来了刘琨的声音:他令家丁把大门打开,说是故乡来人了,并亲自出来迎接。原来,他们唱的,是流行于景东西五区一带的一支牛歌,刘琨从小听着这样的歌长大,对它自是十分熟悉,所以,他一听到歌声,便知道是故乡来人了……
  那年初冬,家在无量山西部的朋友,邀我去他家玩;正好闲来无事,便欣然前往,但愿有机会听到那神秘而陌生的牛歌,了却我多年的心愿。
  下车后,当我跟随朋友,顺着羊肠小道走进村庄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似曾相识的歌声。那歌声粗犷、奔放、高亢、洪亮,其中略带深沉,却又不乏细约、柔美之感,宛若天籁之音,让人心湖荡漾,心醉神迷……
  不远处,一个农夫正在犁地,他的口中唱唱有词:
  阿黄——拽着些!我一家老小望靠你。
  阿黄——拽着些!不打你,不骂你,不打不骂拽着些。
  阿黄——拽着些!再犁几转就放你。
  阿黄——拽着些!回家好好慰劳你。
  我忽然意识过来:这不就是我在书上读到过的牛歌,我神往已久的牛歌么?刚好朋友也对我说,那人唱的,就是我想要听到的牛歌;我运气很好,第一次来,刚进村,就听到了牛歌;而那犁地、唱歌的农夫,是他的父亲。
  说话间,朋友的父亲犁到了地的那头,准备调头的他,接着唱道:
  阿黄——我呢小乖转回来。
  哎——小角那个弯弯转回来。
  随着歌声,那牛听话地转头,奋力向前犁过来。
  朋友带着我,上前去和他的父亲打招呼,并向他介绍我。
  我说:“你唱得真好!这牛歌,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呢。虽然多次在书上读到过,听别人提起过,但在今天以前,我从来没有真正地听到过。”
  他说:“我唱的,其实并不好。虽然唱得不好,多少年来,每当犁地耙田,总是要唱,从来不会感到枯燥,感到厌烦,而且越唱越想唱,越觉得有意思。我们唱牛歌,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歌颂牛的无私奉献精神,表达对牛的感激和崇敬。唱着牛歌,不仅能指挥牛耕作,还能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在单调、枯燥、重复的生产劳动中,当你感到疲劳或寂寞时,唱一唱牛歌,便能激发和增强人和牛的活力,使人和牛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完成繁重的体力劳动。所以,我们这里有这样的说法:不唱牛歌不犁地,不会听歌的牛不是好牛……”
  我在西五区待的时间并不长,两天后,我就离开了。而且,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那里,再也没有听过那激动人心、感人肺腑的牛歌。
  现在想想,这乡野中的牛歌,这天籁之音般的歌声,虽然我仅仅听过一次,却让我如此的难忘,值得珍藏、怀念。在我看来,这歌声,是人世间最动听、最美妙、最迷人的歌声。在我的梦境里,它也总会不经意地响起……

新闻热线:(0871)3126725、3177954 Email:ynkjb2006@126.com
广告部:3125648 办公室:3125638(订报电话、传真)
地址:昆明市北京路559号附2号 邮编:650051 国内统一刊号:CN53-0028 邮发代号:63-26 零售价:每份6角
云南科技报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