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红了
作者:云南师范大学 杨 坤 日期:2010-10-27

  老家的柿子红了,大部分已采摘回家,只有少量依然挂在枝头,像一盏盏红红的灯笼,在凛冽的寒风中摇曳。母亲从故乡打来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其实,即便母亲不说,我也知道这个时候老家的柿子红了。
  红了的,不仅是柿子,还有我留在童年里的记忆……
  柿子是故乡常见的一种水果。在故乡,几乎家家户户都栽有一棵或几棵柿树。我家也有两棵,在老屋背后的庄稼地的左右两端,每端各一棵。柿子红的时候,柿树就像庄稼地里的沉默守望者——树干瘦削,虬枝招展,点点火球在树枝间燃烧,照亮无声的土地,激扬成熟的希望,为秋天划上了收获的句号,为宁静的乡村增添了别样的景致,为我的童年留下了难以抹灭的回忆。
  小时候,柿子是我最喜欢吃的水果。柿子成熟的季节,每当放学回家,我总是迫不及待地奔向正屋,从角落的坛罐里掏出几个母亲催熟了留存着的柿子,来不及清洗就大口大口地咬着吃。母亲见此情景,总要走过来,告诉我少吃些,免得吃坏了身体。她说,柿子吃起来清脆、甘甜,口感极好,而且具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和药用功效,但不能不分数量、不顾一切地乱吃一通。比如在空腹情况下,柿子中所含的鞣酸及果胶等元素物质,会在胃酸的作用下形成大小不等的硬块。这些硬块容易在胃中形成胃柿石,从而造成消化道梗塞,出现上腹部剧烈疼痛、呕吐、甚至呕血等症状……
  我爱吃柿子,更爱吃柿饼。因此,母亲每年都要特地为我做一些柿饼,将刚摘下来的硬硬的柿子,用清水冲洗干净,把柿皮均匀地削去,只留下柿蒂和柿蒂周围的皮(削皮时,用力要均匀,使果皮薄厚一致,越薄越好);然后,均匀地放在阳光下暴晒,每天翻动几次,使果实晒匀、晒透(晒的同时,轻轻地、均匀地捏它们,过十天左右,柿子在晒和捏的作用下,就变成了柿饼);再收起来存好,放一段时间,等柿饼表面生出一层“白霜”,那柿饼便好了。
  母亲还给我讲过一则关于柿饼的故事——相传300多年前,李自成在西安称王后,临潼百姓用火晶柿子拌上面粉,烙成柿子面饼慰劳义军,很受义军将士欢迎。后来,为了纪念李自成及义军,每年柿子熟了,临潼百姓家家户户都要烙柿子面饼吃。日久天长,就演变成了如今的黄桂柿饼……直到若干年后的今天,母亲讲的这则故事,依然鲜活在我的记忆中。
  让我难忘的,不仅是故事,更是与柿子有关的整个童年。
  柿子红了,我的记忆也红了。随着母亲的话,我的思绪开始不停地飞舞,然后飘向滇西南地区哀牢山腹地那个叫做文壮的村庄。老家的柿子,红在母亲的话里,红在老屋背后的庄稼地里,红在柿树的枝头,红在我的记忆深处……

新闻热线:(0871)3126725、3177954 Email:ynkjb2006@126.com
广告部:3125648 办公室:3125638(订报电话、传真)
地址:昆明市北京路559号附2号 邮编:650051 国内统一刊号:CN53-0028 邮发代号:63-26 零售价:每份6角
云南科技报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