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恩师
作者:李宏荣 日期:2011-01-07

  走出故乡彝寨那所低矮的闪片房小学校,上中学、大学,走上工作岗位。我遇到过一个又一个的老师,但我总忘不了故乡那普普通通的小学恩师。
  我的故乡阿拉彝寨在武定的金沙江南岸,山寨四周是连绵的山峦,那翠绿的大山把故乡100多户的山寨点缀得美丽如画。寨子背后生长着一棵棵苍天古树,在古树林旁边有一块翠绿的草坪,70年代初在草坪上搭建起了几间低矮的闪片房,在那道大门坊上写着“阿拉小学”几个大字,这几个字是寨子里的“穷秀才”——民办教师杨老师用墨汁书写的,这就是我小学时的母校。每天杨老师在黑板上写几个碗口大的生字,然后耐心地教,大约吸二袋旱烟的功夫,又把我们放到那片古树林里,蹲在地上的灰堆里不停地在地上练习写生字,我们一边认认真真地学写着神秘的汉字,一边编织着梦幻般的童年美梦。
  不久,传来了喜讯,我们学校从山外又来了一位杨老师和一位蒋老师,他们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学校把低矮的闪片房推翻,建起了6间带有楼层的大瓦房。那时每户支付书费和购买铅笔本子都很困难。这位蒋老师很擅长抓勤工俭学,寨子里划一片山地给学校,蒋老师每周劳动课就带领全校师生们在山地里勤耕,劳动使学生们懂得更多,使每个学生更加勤奋读书,劳动果实用来饲养猪,学校每年向插甸公社食品组卖几头肥猪,解决了全校学生的课本和字本费的开支。
  那年中学毕业的我考取了昆明那所重点大学,自然我成为了故乡彝寨里的第一个彝族大学生,七山八寨的人们都为我考取大学而高兴,阿爸阿妈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也堆满了笑容,但笑容背后却藏着丝丝忧愁。是啊,那个年代阿爸阿妈在生产队里拼命地苦公分,只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没能力供我到省城里读书。离开学的日子一天天逼近,阿爸四处奔波也没能把我的路费和生活费找够,当一家人为我读大学的费用乱得团团转时,那位教我识第一个汉字的杨老师来了,他先笑眯眯地祝贺我考取大学,然后从上衣包里拿出30张面额10元的人民币,说资助我去读大学,希望我一定要完成学业,将来为建设故乡作贡献。杨老师把多年省吃俭用的钱送到家里真是雪中送炭,一家人为300元而感动得流泪。300元在故乡彝寨里不是一个小数字,300元让一个贫困生圆了大学梦,300元改变了一个彝家儿女的命运。
  四年的寒窗苦读我终于完成了学业,拿着大学毕业后领到的第一个月工资,我就赶去看望小学时代的那几位恩师,这几位恩师们都光荣退休了,我把那300元钱还杨老师,杨老师用慈祥的目光望着我说,那300元是他的一份爱心,是对一个彝家贫困生的资助。他不仅资助我读大学,而且还资助着几个贫困生,听了杨老师的一席话,我深受感动,今生今世我忘不了这普普通通的恩师们。因为有了恩师们的资助,才使我完成了学业,才使我圆了大学梦。我衷心祝愿恩师们寿比南山!健康快乐!

新闻热线:(0871)3126725、3177954 Email:ynkjb2006@126.com
广告部:3125648 办公室:3125638(订报电话、传真)
地址:昆明市北京路559号附2号 邮编:650051 国内统一刊号:CN53-0028 邮发代号:63-26 零售价:每份6角
云南科技报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